归乡一碗浆水面是我舌尖上的回忆

作者:责任编辑。王凤仪0768

2020-01-31 16:32:01

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,多少流浪在外的游子,不正凭借着故土的食物持续着与故土的“量子羁绊”?

▲浆水面 材料图

文 |槛泉

在我“故土”,有一碗浆水让人回忆犹新。

陇上江南,一碗浆水越千年。

乡愁是什么?“乡愁”是汉语词典里“思念家乡的忧虑心境”,是席慕蓉眼中的“一棵没有年轮的树,永不老去”,亦是一段回忆或一种滋味……

我自幼在宁夏长大,但我本籍在甘肃天水。尽管不在天水长大,但自打与那里的浆水面邂逅后,我便对这道来自“悠远”故土的食物一尝如故,再难忘掉。

或许,这就是“舌尖上的回忆”。

浆水面可以说是一道解油腻的食物以“幽香”著称,实际上的意思就是“清汤寡水”的意思。少数芹菜、一撮葱花、再依据个人喜爱加上些辣椒,皎白的面条卧在碗中,闻上去有一股共同的酸香。

浆水面一年四季皆可食用,盛夏时吃着面条喝着浆水清热解暑,吃上两碗可谓倦意全无。

浆水面制造进程也并不杂乱,重要在“浆水”的制造上。将香芹洗净切碎用水煮熟,然后将少数面糊倒入煮芹菜的锅中,待煮沸后,一同倒入陶罐等密封容器中,保温24小时发酵后便可食用。每次食用时,酌情将舀出的浆水兑水,倒入炝好的锅中,参加调料等煮沸,配上面条即可。

▲浆水面材料图

做一陶罐可用屡次,直至留一部分,作为下次的引子,这样发酵更快也更酸香。

你看,就是这样一道既不杂乱更不冷艳的食物,却能牢牢捉住我的味蕾。以至于北漂时都,我会不时想念起这种滋味。

上一年年末,去小姨家蹭饭,不经意间说到半年多没有尝到家里的滋味。谁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,第二个周末我就收到了姨奶奶特别从廊坊家中拎来的两桶浆水。

本是游子的一句慨叹,却被老一辈记在心中,收成意外的惊喜。与其说是吃浆水面,不如说是让我打开喝了几顿浆水。

一个脱离故土半个世纪的人,却仍旧保持着那份饮食上的习气,不知是年少时养成的味蕾难以改动,仍是一碗浆水之中寄托了太多的情愫,以至于有甘谷(天水下辖县)人的当地,就有浆水,就有浆水面。

关于浆水面的由来,不同区域有不同的说法。在甘肃区域的传说多与三国蜀汉大将,天水郡冀县(今天水甘谷区域)人姜维有关。

传说远程行军中其命众将士们带着干菜以备不时之需。一次突降大雨将战士们带着的干菜浸湿,又通过日晒天然发酵,世人认为干菜现已蜕变不能食用。时恰逢军粮缺乏,姜维觉得丢掉惋惜,所以尝了几口,发现酸味香醇可口。

有受伤的战士为了解渴,测验将泡过干菜的汁水喝下,顿觉神清气爽,倦意全无。

尔后,姜维便有意让战士制造,取名“酸菜”,其汤水为“姜水”。战士在行军途中,饮用“姜水”后消乏止渴、愈伤解暑,有“神水”之称。后世不断演化改进,逐步念成了“浆水”。

▲浆水面材料图

唐《前定录》载,《五牛图》的作者韩滉,一次吃了过多糕糜后腹胀,“归私第,召医者视之,曰‘食物所奎,宜服少橘皮汤,至夜可啖浆水粥,明旦疾愈’。”这大概阐明“浆水”在唐朝,就是现在西北区域常见的一种食物。

年代变迁,人员活动也比以往愈加简洁频频,离家愈远,方知“乡愁”。乡音或许会因环境简单淡化,而从小养成的饮食上的习气和味蕾回忆却会漫长。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,多少流浪在外的游子,不正凭借着故土的饮食持续着与故土的“量子羁绊”?

眼下新式冠状病毒暴虐,触动着国人的心。我也早早地回了北京,自我阻隔,不及到天水一尝浆水面。

但对故土滋味的牵念,无法被阻隔。游子流浪,有些东西却会在舌尖心头郁结。

信任那些在武汉的异乡人或在异乡的武汉人,也相同吧。

修改:狄宣亚 实习生:张晓雨 校正:李立军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